来源:最后一支多巴胺

凌晨三点,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。

急诊室外正在等候检查结果的家属们在高谈阔论着:“最近心脑血管疾病很多,不舒服一定要及时来看!”。

一位因为头痛来看病的中年妇女赶紧说道:“我同事才40岁,上班的时候说自己胸闷不舒服,没想到下班回家后就死了。”

“医院看病了!”另外一位因咳嗽就诊的男子调侃道。

而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厕所放松一下,急诊室里便又走进来一位患者,是一名81岁的老年男性。

一男一女两位家属左右搀扶着老人,从衣着打扮上来看,他们应该来自本地农村,其中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男性家属说道:“我家老爷子从今天早晨开始就胸口不舒服了,自己吃了药也没有效果!”。

听完家属的这句话后我便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警惕,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我才诊治了一位因为胸闷胸痛2小时而被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的老年患者。

“吃的是什么药,拿出来我看看?”我必须要知道患者的用药情况。

只见家属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已经泛黄的硝酸甘油片:“从今天早晨开始已经用了6片了,没有任何效果!”。

硝酸甘油是治疗冠心病、心绞痛的一种常用药,在现实生活中却被大量滥用。

在很多病人和家属的观念中,硝酸甘油俨然成了万能药,似乎无论何种原因导致的胸闷胸痛,都要含上一颗硝酸甘油。

比如这位患者,出现持续胸部不适,竟然先后使用六片硝酸医院。

老人呆呆的坐在板凳上看着我,岁月在他的脸上刻满了沧桑。

“老人家,你是什么地方不舒服?这里痛吗?”我一边用手摸着老人的心前区一边在耳边大声的询问着。

可是老人并不能准确的描述不适的位置,甚至有些胡言乱语。

事实上有很多老人对自己的病情都是描述不清,当他们说自己胸口不适的时候,我一定会重视是否是胃部的问题;当他们描述自己胃部不适的时候,我一定会重视是否是心脏的问题;当他们坚持说自己从来没有疾病的时候,我一定要假设他们一直都存在着疾病。

很明显同患者之间难以达成有效沟通,甚至家属也不能。

我要做的便是在第一时间内为老人做心电图:

“这个老人太瘦了,导联根本吸附不住,你过来帮我扶着一点!”我把正在忙碌的搭班护士赵大胆拉过来帮忙。

“我父亲的心脏一直都很好,上次做的心电图还是正常的呢!”家属对我首先为患者做心电图检查有些微词。

“哦,上次是什么时候做的,为什么要做?”

头发有些斑白的男性家属是老人的儿子,他回答:“就是三月份做的,医院的,医生说是没有问题。”

“现在已经快要六月了!那个时候的检查说明不了现在的问题,这样的老人应该每一次都要做!”很多家属都有这样的认识误区,甚至有人拿着两年前的检查单对我说正常。

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人体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新陈代谢的机体,人体的器官其实是一个动态演变的器官。下一秒的你绝对和此刻的你有着很大的不同,现在的病情也绝对和下一秒有着不同。

更何况,这样高龄的老人原本便存在着许多已知和或未知的疾病。

很快心电图检查便做完了,心电图上清晰的现实V1-6导联ST段显著上抬!

这种结果高度提示着患者可能是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死,随时有病情恶化乃至死亡风险!

我撕下心电图指着其中的异常告诉家属:“老人现在高度考虑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死,不仅病情很重,而且随时有可能会发生恶性心律失常,甚至会发生心跳呼吸停止!”。

我一边招呼赵大胆采取下一步措施,一边同家属进行着沟通。

但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家属打断,老人的儿子满不在乎的说:“上次也是这么说,后来输液就好了,不会有问题!”。

“我不管你上次怎么样,现在的病情要高度考虑急性心肌梗死,随时会要命!”看着家属不以为意的表情,我甚至开始已经有些着急。因为家属的态度完全决定患者的治疗和预后,甚至决定我的安危。

如果家属对患者的病情没有正确的认识,那么他们就会在选择治疗方面有所犹豫,甚至做出错误的决定!

如果家属对患者的可能预后以及可能会出现的病情变化认识不足,就会对医生的治疗效果产生怀疑,甚至会难以接受一些必然或者可能出现的结局。

几分钟后会诊医生也赶到了抢救室,检查完这位听力很差表情很茫然的老人后,他犹豫了:“按道理说患者应该立刻进行PCI手术,但是家属似乎不配合”。

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因为我从一开始便隐约感受到了这种情况:家属并非不知道急性心肌梗死的危重,似乎是在考虑费用的问题。

有人会说:“自己的父亲病重,必须尽最大力量救治,还在乎钱吗?”.

这种说话并没有错误,但是却缺乏现实的考虑。

如果子女不缺钱,又或许老人看病自费部分很少,那么或许不存在救与不救的难题。

但是,如果子女没有钱,根本负担不起动辄上万的医疗费用呢?

但是,如果患者的家庭之中存在着复杂的社会病呢?

对于有的人来说,几万块并不能算作什么。对于有的人来说,几万块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数字。

对于有的人来说,亲情大于一切。对于有的人来说,钱才是最重要的。

但是,我想要强调的是: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没有原因的完全不顾亲情,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心平气和着对病危的亲人袖手旁观。

在外人眼中,每一个不孝的子女,每一个无奈的父母都是应该被谴责的,但是在他们身后却都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。

五分钟后,老人的长子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了自己歪歪曲曲的名字。

“医生,在给我十分钟时间,我打电话商量一下!”他说完后就离开了诊室。

电脑后的那盆绿萝已经开始枯萎,它似乎也注视着老人心电监护上那些弓背抬高的曲线。

赵大胆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人总是要死的,只不过死法不同罢了。如果非死不可,我宁愿是猝死,因为这样没有太大的痛苦!”。

此时此刻我很突然的就想起了这句话,因为老人的家属既不同意PCI手术,又不同意风险较高的溶栓治疗,而只是简单的要求:“给我们输液就好了!”。家属的这种决定也意味着放弃了治疗,因此老人很可能随时会出现心跳停止!

半个小时后,这位男性家属又带将自己的妹妹带了过来:“医生,挂水是不是治不好?做手术一定能治好吗?”。

这个问题让我十分为难,对于一位既往常年患有高血压病的老年人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来说: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?“只能说经过积极治疗,保命的可能性更多一些,也完全存在人财两空的可能!”。

“无论你花了多少钱,也没有人能够保证治好。毕竟病人的现实条件放在哪里,这可不是普通感冒发热,而是要考虑严重的心肌梗死!”

最后子女还是决定把老人带回家中休息观察,换一种残酷的说法,那就是回家后慢慢等死。

告知了各种利弊之后,家属最终还是签下了歪歪扭扭的字。

临行前,患者的儿子唉声叹气的对我解释道:“我要是有钱的话,就给他看,总是要搏一搏。可我没有钱,而且花了钱也不一定能治好。说一句畜牲才能说的话,我巴不得他早点死掉,那样就不会遭罪了!”。

这些流露真情的话,这些字字泣血的话一个又一个砸进我的胸间,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是勉强安慰道:“这种情况很常见,毕竟老人岁数太大了!”。

就这样老人被他的儿子、儿媳妇、女儿一起带走了,听力很差的老人甚至还没有搞明白自己到底患了什么病。

又或许,老人什么都明白,只是不想再说出来吧。

赵大胆一边清理着抢救仪器一边发着感慨:“回家不就是死路一条吗?”

我坐在电脑前默默的看着那些已经有些枯萎迹象的绿萝,脑海中又想起了一句话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是治不好的,穷病!”

典型症状的急性心肌梗死会有剧烈的胸痛,但不典型症状的心肌梗死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疼痛。

同急性心肌梗死带来的疼痛感相比,有一种痛要比它更加痛彻心扉,那就是:父亲病危,我却没有钱!

版消化科NCCNI临床指南免费送

识别上图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dkhgq.com/zcmbwh/9654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